宮城縣仙台市呈現萬人空巷的局面,只為了歡迎「冰上王子」羽生結弦重返故鄉,以及在滑冰場蟬聯冠軍所付出的努力。綜觀日本運動文化的興盛,以及民眾的支持,身處台灣的我們以此為借鏡,未來該如何振興更好的運動環境?

兩個月前的南韓平昌冬奧,羽生結弦(Yuzuru Hanyu)以最高分成功拿下男子組花式滑冰金牌,成為66年來首位二連霸衛冕金牌的滑冰選手。他所背負的,是2017年年底右腳踝韌帶撕裂的傷痛,並經歷密集的復健、培訓過程,才在冬奧帶傷復出,榮獲金牌殊榮。

 

他對於家鄉的貢獻,則是打從17歲時經歷日本311大地震重創,將商演及個人寫真收入捐盡數捐出,所換來回報。
 

因為羽生結弦,日本國民愛上了花式滑冰運動,無論從精神層面或實際比賽成績來說,在共同經歷過谷底低潮,以及今日的功成名就,羽生結弦用為日本體壇奠定了向心力的基礎,同時讓日本早已扎根的運動文化,更為茁壯,彰顯出國民對於體育賽事的支持,哪怕是被許多人歸類為冷門的滑冰運動,也能成為主流。

反觀台灣,歷史洪流中眾多運動明星不計其數,去年世大運同樣見證許多為國爭光的年輕國手,又或者許多在國外打拼的「台灣之光」,如今你還能記得幾個?甚至受到運動選手的經歷啟發,更加喜愛某項運動呢?

就個人而言,第一個對台灣影響最為深遠的,大概就是陳金鋒吧。台灣棒球因此受到國際的重視,甚至讓日後有王建民及其他更多選手挑戰MLB的殿堂。但是對於台灣運動文化一貫的習性來說,大家看到的只是陳金鋒個人在比賽中的表現,並未因此更加認同台灣職棒的前景,甚至在陳金鋒的家鄉台南母校少棒隊,僅剩13人面臨解散的危機。

你或許會說,陳金鋒在世大運場點燃聖火令人動容,為棒球迷帶來的細數不完的熱血回憶,但是有辦法像日本一樣,透過運動明星影領整個城市,甚至整國家熱愛運動,進而形成一種自發性支持的文化產業嗎?

當你看到兩年前,台南頒發「卓越市民」獎給陳金鋒時,主辦單位將背後看板名字錯打成「峰」卻無發現時,心大概也涼了。

這就是台灣的運動氛圍(甚至談不上文化),風靡運動且充滿熱情的基層,大小包不斷的運動官位,無法與時俱進卻整天吵吵鬧鬧的各大協會。

說到遊行,大家第一件想到的情是政治、是選舉、是抗議。唯一能令運動粉絲感到開心的,只剩下中華職棒隊封王後的慶功活動動(2015桃猿封王遊行,眾球迷挺陳金鋒盼其不要退休),以及去年世大運落幕後的英雄遊行。

選手在比賽事中表現出色,透過媒體、透過社群傳播後走紅,熱度隨著時間洪流逐漸消散後,緊接著下一位運動場上的英雄出現接棒,再度走紅、退燒、接棒、走紅、退燒........


台灣一個狹小的國家,或許無法孕育出眾多國際好手,但透過國家孕育運動文化的方向上,卻是眾多運動迷甚至運動員,有心卻無力量改革的一場夢。

羽生結弦,一個帥氣的滑冰小生,不但能從2014年至今在日本掀起熱潮,甚至引領上萬名家鄉同仁成為粉絲,台灣除了演藝圈、網紅圈的帥哥美女外,又何時也能夠擁有一名不受限運動專項領域的看板人物,進而透過運動員生涯表現提升國家運動文化水準呢?

時間,是唯一的解答。期盼台灣未來的集體遊行風氣,不單只是政治宣傳的管道,同樣能夠形成體育人物或賽事的一種號召,邀請更多的運動族群共襄盛舉,為國家、為自己添增更多激勵人心的運動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