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村兼子在1903年11月26生於大阪市北區天滿,27歲時突然早逝,然而她在大正至昭和初期的數年間,活得光彩絢爛。她從《大阪朝日新聞》記者轉換成自由記者,出席國際會議,出版了政治、經濟評論以及隨筆等13本精彩著作,在報紙與雜誌中,留下了為數龐大的作品。

北村兼子在1903年11月26生於大阪市北區天滿,27歲時突然早逝,然而她在大正至昭和初期的數年間,活得光彩絢爛。她從《大阪朝日新聞》記者轉換成自由記者,出席國際會議,出版了政治、經濟評論以及隨筆等13本精彩著作,在報紙與雜誌中,留下了為數龐大的作品。

  1923至26年,北村就讀關西大學法學部。在學期間,她為了挑釁官僚社會濫用男性特權、「超荒唐」的發言,明知不會被接受,仍去報考法官、檢察官、官員等高等文官任用考試。北村對考試委員會的狹小氣量十分嫌惡,認為他們連「錄用法官這種小禮」,也不給女性。

  1925年4月,北村在學時就被《大阪朝日新聞》社會部錄取為記者。此後與男性記者享同等待遇、在報紙上登場的北村,立刻成為人氣記者。「婦女不對政治感興趣,國家不會興盛」,「若不能在普通民家發現學士、博士,學問就無法普及。」她以豐富的教養為背景展現機智,以敏銳的切入點直指社會矛盾的核心。「在眾議院發生的暴力事件,把國民的腦袋還原至野蠻時代、原始時代」,「難道在家中也使用暴力嗎?」「尚武國家,這是錯誤的出發點,如同綁上獠牙的豬假裝為野豬而被恥笑,文明的精髓是擁有思想而壓制暴力」,這些都是北村的妙語。

  為了新聞採訪,北村潛入咖啡廳扮演女給,探求新風俗與世間萬象。她的報導讓讀者為之沸騰,但也開始受到輿論激烈地性別攻擊。北村出版了《怪貞操》,維護職業婦女人權,並錄製同名唱片反擊後,提交辭呈。北村燙著一頭捲髮,走在時代先端,充滿知性,以輕便洋裝包覆的窈窕身軀裡,滿是卓越的行動力。京大教授瀧川幸辰、有力的政治家鶴見祐輔、武內作平、小泉又次郎、實業家福澤桃介,都是北村的支持者。

  從東京到大阪的臥鋪列車,或飯店房間,都是她的書桌。以「女浪人」自稱的她,提著一只黑色行李箱,以日本代表身分參加1928年夏威夷檀香山的泛太平洋婦女會議,以及隔年的萬國婦女參政權柏林大會。她以熟練的英語與德語,活躍於廣大的世界舞臺。從歐洲回國後,北村深信女性三年內能獲得參政權。必須要做好十足的努力,推動立法實現兩性平等。

  1930年1月北村因演講而到訪臺灣,四月再從臺灣往香港,隨後從中國南方一路往北,與各地的重要人士會談。北村在臺灣演講旅行的經驗,後來出版為《新臺灣進行曲》(《新臺灣行進曲》),並發表了〈臺灣民族運動史〉一文,以確切的認知與廣大視野,指出位在東亞的臺灣與日本之間的現況。在臺灣與中國間的旅途結束之後,北村預見了航空時代來臨,而有了飛行訪歐的計畫。她進入了立川飛行學校,並獲得了飛機駕駛執照。

 

婦女文化演講會

 

  北村兼子於1928年以日本代表的身分出席泛太平洋婦女會議,回國後在報刊雜誌上繼續頻繁地執筆投稿。忙碌的北村是「隨性的女浪人」,她以自由記者的身分接受了《婦人每日新聞》的評論部長一職。1929年秋天從歐美回國後,即擔任臺灣婦女文化演講會的講師,增加了她的知名度,這也是因「隨性」而接下「評論部長」的緣份使然。

  《婦人每日新聞》創刊於1929年1月,本社位於東京市日本橋區,另在關西(大阪市)、滿洲(大連市)與臺灣(臺北市)設有分社。1929年2月的《婦女新聞》曾報導,《婦人每日新聞》的發行,由「原東京聯合婦人會勞動部主任山田安子(山田やす子)擔任主編」,「北村兼子擔任評論部長」,「一月下旬發刊」,「傳言資本額是由大阪每日新聞出資」。

  在臺灣舉行的婦女文化演講會,則是《婦人每日新聞》為紀念創刊一週年所舉辦的活動。婦女文化演講會在臺灣的各大城市舉行。這是昭和初年最具現代文明與自由主義氣氛的象徵活動之一。演講會講師一行人,被報導為「日本全國知名走在女性文化尖端者」,受到「全島民的期待」。(《臺灣日日新報》、《臺南新報》)講師中最具人氣的就是北村兼子。除了北村外,還有生田花世、山田安子、林芙美子、望月百合子、堀江角江(堀江かどえ)等人。總督府與各州廳都把她們視為現代文化的傳達者來接待。

  講師一行人於1月2日從神戶出發,5日抵達基隆,在臺北車站由總督府秘書以及記者迎接。她們出席了總督府官邸的招待茶會後,傍晚到鐵道飯店進行第一次演講。由臺灣總督石塚英藏主辦的招待茶會的情景,北村兼子有以下的描述:

 

在臺上盡情展現英姿。斷髮、時尚的女人、像男人樣的女英豪、左傾的女鬥士等等,以總督為中心,口若懸河、侃侃而談,頗為天下奇觀。

 

  《臺灣日日新報》在報導中如此描述這群受到殖民地最高統治機關總督府接待的日本現代女性:「北村兼子女士非常厲害」、「言語之間流露聰慧」、「出席夏威夷的泛太平洋會議與德國萬國婦女參政大會場合也是如此」。

  1月5日的演講被《臺南新報》報導為「以齊柏林號飛船的夥伴聞名、馳騁於世界的記者北村兼子女士」,揭示「婦女參政主張的基礎」。前一年六月,北村出席「萬國婦人參政權柏林大會」後、從歐洲回國時,本來要搭乘環繞世界一週的齊柏林飛船,預計從德國的腓特烈港到日本東京霞關。雖然已向漢堡美洲輪船公司支付船費,但因受到主張報導權受侵害的《朝日》、《每日新聞》記者抵制,她的乘船之旅沒能實現。這件事在臺灣也廣為人知。

  在北村之後登臺演講的是堀江角江。《臺南新報》報導崛江「走在無產階級運動的前端」、具有「無產階級鬥士的風貌」,述說「藉由無產階級觀的文化女性將成為未來之女性」。隨後報導「年輕女性北村、林、望月等推開襲捲今日的馬克思主義、無產階級浪潮,悠哉地享受人生之樂,這種異樣也無不可」,並談到在年輕知識階層中,「馬克思主義」、「無產階級」思想的流行現象。



原文出自《太陽旗下的青春物語:活在日本時代的臺灣人》由遠足文化提供
圖片來源:http://taipic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