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的台灣地圖有多精細,看看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就知道!目前已知地圖中,最精細的原漢界址圖首度在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展出。

地圖可以呈現當時的空間認知,透過不同時代的台灣地圖,也可以看見台灣社會的變遷歷程;〈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是清帝國標記原、漢分界的特殊輿圖,這類型的址圖目前所知僅有六幅,而此幅微最新公開也最透徹的一張,稱為台灣國寶級地圖一點也不為過。

地圖的卷軸背後有題箋,寫著「御製平定臺灣□□地理指掌全圖」,臺灣噢地理兩字之間有破洞,難以判定原本有沒有字抑或是什麼字,且題箋是1789年以後貼上去的,題箋標示的「平定臺灣」指的是清帝國平定林爽文事件,然而地圖上完全看不到林爽文事件的圖文,因此葉高華老師團隊重新給了一個更符合地圖內容的圖名,也就是〈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


現在就來看一下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地圖很有事:地圖的臺灣史」特展清代單元的介紹



幻想與現實的分界:清代臺灣島上的原漢界線

 

清代臺灣島上有著一條分別「人界」與「番界」的界線,線內住的是有戶籍、繳稅、服勞役的漢人與當時被稱為「熟番」的原住民,線外住的則是被稱作「生番」的原住民。清朝的統治力只在界內,也以法令限制帝國子民越界。統治者在地圖上以不同顏色去規畫出一條想像中合理完美的界線,也在實際的地表上立界碑、挖深溝、圍土堆去實踐這條界線。但石碑、深溝、土堆並不構成隔絕的功用,在現實的生活中,界線的周遭地帶,往往本來就是原漢接觸往來頻繁的地區。不同顏色的界線代表幾次的重新定界,也代表人們的互動接觸導致界限的鬆動及推移。

 

從無形到有形

 

17世紀,漢人逐漸來臺拓墾後,除開墾原屬居平原地帶的平埔原住民土地外,到了18世紀,漢人拓墾已逐漸逼近東邊山腳地帶,也導致地方的亂事與原漢之間的互動加劇。清廷因此逐漸採取劃定「番界」的政策,特別是在康熙60年(1721)朱一貴事件平定後,清朝統治者實施封山劃界政策,並由南而北立了54處界碑,讓無形的界線成了地表上具體可見的界線。從雍正至乾隆年間, 統治者又多次重新劃定界線,除原有的界碑外,並挖土牛溝、圍土牛堆,也搭設防守的隘寮,讓界線更具體可見。

 

界線內外的邊區社會

 

統治者所規劃立界、搭設隘寮之處,往往反映當地原來就是族群互動往來頻繁之地,也往往就是漢人土地開墾的邊緣地區,統治者藉著劃定界線規範土地開墾的合法範圍。換句話說,因為已墾成田園及形成聚落,為了有效管理及規範當地活躍的土地開發及原漢交易行為,因此劃定界線將已墾成的土地及聚落空間包括進來,使之就地合法。界線的存在,也反映清代沿山邊區社會的動態發展。

 

斷了線?19世紀以後

 

清朝統治者在臺灣劃定的界線有著法律與族群分類上的意義,界外非清帝國有效管轄領域,稱居於其間的原住民為「生番」,界內住的是漢人及被稱為「熟番」的歸化原住民。因此在許多臺灣地圖的描繪上,多只畫出西部地圖,至多包括宜蘭,現今中央山脈以東地區則為空白。在18世紀以後西方繪製的臺灣地圖裡,也同樣如此呈現。到了19世紀中以後,外國人認為界外既非清朝轄域,而產生覬覦臺灣土地之心。


展覽資訊

展期 : 2017/12/05 - 2018/08/12

地點 :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展示教育大樓4樓第1特展室
(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via: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官網地圖會說話部落格